如何玩好pc蛋蛋 教程

【如何玩好pc蛋蛋 教程 】【在线开户网址: PC28.com】██【复制网址访问】█【有北京28,pc28,蛋蛋28,加拿大28,高返水】█【正规信誉大平台】█

时间: 2019-11-12 04:44:04 如何玩好pc蛋蛋 教程 热[we28sfbrre]度:99℃

【如何玩好pc蛋蛋 教程 】

了,不仅仅是因为大事件的彻底终结,更因为一些人离开了我,永远的离开,或者暂时的离开,没有了他们,我就觉得自己像是脱离了一个群体,或者说脱离了一种生活。   生活的轨迹和之前预想的基本上差不多,从最后一次离开盘龙山到现在,将近两年了。我就住着那套七十平米的两居室,跟雷英雄做邻居。书店仍然开着,已经赔了不知道多少钱。有时候我看着萧条的店面,觉得自己很失败,就想把它关掉。然而再看到僵尸一样戳在柜台后面的马宝,又觉得关掉书店不合适。   怎么说呢,他是个老实的店员,很实在很实在的那种人,这种店员一般都很让老板窝火,但是把他开掉的话,他就又要被别人欺诈。   “算了吧。”我躺在后院的躺椅上,望望老老实实守着书店的马宝,打消了关店的念头。   去年的清明,我到母亲那里住了一个月,一个月时间是最合适的,否则,呆的时间长了或者短了,母亲会不高兴。估计每年的这一个月,就是我最认真要做的一件事,其余的时间,我仍然很闲。   不过这段日子里,我还是做了一些事的。我去过李陵,卫家的族地早就无存了,我在那边买了一个公墓,把手里所有的虎威牌都葬了进去。我看过曹双的父母,给他们留了东西。   最重要的一件事,我一直都在做。如果从某种角度来讲,我和雷朵之间,应该是正经的恋爱了将近两年,在这件事上,我其实算是个比较传统的人,我所梦想的生活,是明媒正娶,要结婚,要生子,而不是看谁顺眼就一起凑合两年。  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,我忍不住想找雷英雄正式的谈这件事,但是每次想要张口的时候,却总被一些因素阻扰。具体原因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,可能是我看到他的样子的时候,就不知道该怎么说。   雷英雄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,他慢慢放开了手里的生意,想淡出这个圈子。按道理说,他可能想通了一些事和道理,但是时间长了之后,他就显得有些萎靡,或者说有点精神不振,身上的霸气与那种强大的气场一天天的消失,到了最近,他完全就像个普通人一样了。   我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源自何处,不过看着他每天把自己关在那个院子里,偶尔对着一些花花草草发呆的时候,我就知道,原来的雷英雄,已经死了。   不过不管怎么样,人生大事是不能一直拖下去的,我想着,到了清明之后,我会正式和他说,我觉得他会同意。   就在三月底的时候,雷英雄突然就想出去走走,雷朵要陪他,我算了算时间,估计来不及了,因为每年的清明,就算天塌下来,我也得到母亲那里去。   旅游的路线是他们父女两个自己制定的,跟了一个到丽江的团。我把他们送上了飞机,心里有点遗憾,听说那边风景很好,但是这次是没机会和他们一起去了。   送走了他们,我也着手开始准备到母亲那里去,每逢这个时候,都是很让我头疼的时候,我不能空着手去,但是挑选礼物很麻烦,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光差的要死,总之带去的东西,母亲没有满意过。不过我心里还是期待而且高兴的,可以陪陪母亲,小胡子也会去住上几天。   三月三十号,我就准备出发了,临走之前跟马宝说了说,他木木的答应了一声,等我转身的时候,他突然就叫住我。   “老板,那个......”马宝低着头不敢看我,虽然我对他一直很和善,但他说事情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。   他说,马上就到清明了,他想回老家给父亲上坟。但是他有点不敢,因为知道这个时候我会离开长沙。   “老板,我知道不合适,但......”马宝低着头,偷偷抬眼看了我一下:“去年,我就没有回去......”   “去吧,把店关了,等你回来再开。”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,这样半死不活的一个店,何必绑着一个孝顺的人?   我和马宝是同时出发的,我赶到了母亲那里,过了一天,小胡子也来了。我们并肩在村子外的一条小路上走着,偶尔说说自己的近况。他是个想得开的人,虽然关于轮转长生的一些硬件完全丢失或被毁掉了,但是这些仿佛没对小胡子造成任何影响。可能他的出发点跟雷英雄还有许晚亭那些人是不同的。   我在这里住了几天,时常会和雷朵通个电话,她说那边的风景是不错,但是因为旅游业的发展,自然的风光里时常都能察觉到人迹,就好像一张洁白的宣纸上洒了一片淡墨。他们的团还要去西双版纳,雷朵没什么,雷英雄有些不愿意去了。   到了第二天,雷朵又打电话,说他们脱团了,临时改变了行程。因为雷英雄和另外一些旅游的人听当地人说,丽江西南面的盈江,有一片新开发的景点,人少,最大程度保持着自然原貌,雷英雄想看看这个地方。   我觉得有点不合适,因为雷朵说,到盈江那边并不是正规的旅行团,就是当地人牵线拉起来一些游客,然后带他们过去玩几天。但是雷朵私下问过一些人,这样的私人团并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,很安全。而且和他们同去的,还有十二个人。   “那就去吧,尽量早回来。”   我这边挂了电话,那边小胡子就要走了,他呆不住,总是来去匆匆,   雷英雄他们从丽江动身了,那边比较偏远,真正涉足景点之后,通讯设施就不能用了。我也暂时和雷朵失去了联系,本想着这样的旅行时间不会太长,但是一连等了一个星期,雷英雄他们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   我到母亲这里住了二十天,也就是雷英雄他们前往盈江的第十天,我已经感觉到不安,但是没有任何联系方式,只是干着急。   我没办法了,只能去联系张猴子,张猴子现在打理着生意,但名义上的龙头还是雷英雄,所以他也在长沙那边坐卧不安,前两天就已经派了人到云南去。   接下来的五天时间,派过去的人仍未打听到任何消息,这时候就算用脚趾头想想,也该知道事情不对劲了。我不想让母亲察觉到我的不安,所以坚持把一个月住够。张猴子亲自跑到云南去,让我留在内地等消息。   又等了几天,我安安静静的和母亲告别,但是一出村子就跳上车子往回赶。半个小时后,电话响了,我以为是张猴子传来了什么消息,马上就接听,不过电话那边是马宝木木的声音,他告诉我他回长沙了,已经在店里,准备明天开张。   这段时间我心里一直都挂着雷英雄父女俩,如果不是马宝打来电话,我真的就忘了自己还有个书店,还有马宝这么个伙计。这个时候我顾不上和他计较为什么上坟就上了一个月之久,我告诉他我有事,暂时不能回去,让他自己收拾好小店。   “老板,我知道了。”马宝顿了顿,在那边支支吾吾的,像是有什么话。   “还有事吗?”   “这个......老板......那个......老板......我......没......没事......”   “你没事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   我直接就挂了电话,一口气赶回长沙,到了雷英雄那里。雷英雄的人在盘龙山折进去不少,过去一些摆不上台面的伙计现在都混壮了,他们认得我,我就守在家里等张猴子的消息。   五月一号的晚上,我终于接到了张猴子的电话,他犹豫了一下,对我说:“卫老板,可能有点不妙。”   张猴子的这种语气,我不知道前后听了多少遍,随着这句话,我就感觉自己维持了两年之久的平静生活好像瞬间被打破了。因为在之前,伴随张猴子这句话出现的,都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情况。   张猴子到了云南之后,在丽江那边打听到一些情况,虽然那里流动人口多,但是私下拉团的人有个圈子,找个人花点钱就能问出消息。他就按着这些消息一路找到了盈江,那里有一条大盈江,但是雷英雄他们当初要去的地方,其实已经完全脱离了盈江县境内。   那里有一片山和林子,根据张猴子问来的情况,来这里的人不会涉足林子,因为都是从来没有开发过的野林,就算经验丰富的当地人进去也不能保证安全。   但是张猴子把周围所有可能去人的地方都找了,没有什么线索。不得已之下,他无奈的把目标放到了山峦叠起的雨林中。   说到这里,我马上就产生了很强烈的反应,张猴子肯定是在进入林子之后发现了相关的情况,否则他不会打电话告诉我有些不妙。   “林子里,有什么!”我追问了一句。   “卫老板,我在林子里找到一具尸体,你放心,和雷爷无关。”张猴子马上安慰我了几句,但是他接着就语气一变,说:“不过,从这具尸体上,能看出一些不合常理的情况,所以,我才判断事情有点不妙。”龙飞说:   这几天有点累,容我休息一天,今天凌晨只有一更。顺便提醒大家一句,别忘记了,今天不管别人说什么,都别信。(不过只有一更这句话,你们一定要信) ☆、第二章 消失的工兵营   “那就先说说吧,具体情况。”在我听到张猴子说这些的时候,就知道不祥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先前充斥在心里的那种不安就慢慢的平息,想先把所有的情况全部搞清楚。   张猴子带着人朝林子深处走了不到一天时间,接着,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。尸体肯定死亡了有一段时间,是被人埋在林子里的,已经开始腐烂。在这样的林子里,如果不是张猴子他们发现了尸体,那么它将会完全烂光,永远沉睡在这里,可能一百年都不会有人发现。   张猴子所说的有些不妙,其实就是从这具尸体上发现的异常继而推断出来的。   进入这片林子的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带,但是这具尸体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都不在了,它大概有四十多岁,具体死因不详,在体表外没有发现任何伤痕。虽然尸体身上证明其身份的东西消失,不过张猴子他们还是很容易的就辨认出来,这不是当地人,它的皮肤很白,有些发福。   张猴子在来这里之前已经打听到了相关的消息,私人拉团的现象很多,不过到这里的人比较少,因为地方偏,而且这片地域还没有正式经过开发,属于野地方,前后两个月中,就只有雷英雄他们那一批人被带到了这里。   “卫老板,我想着,这具尸体应该是过来旅游的人,我们没有依据,但很可能是这样。”   顺着张猴子的话,我马上就想明白了,单独的旅行者不会自己就跑到这片林子里来,如果它真是和雷英雄他们那一批人一起来这里的成员之一,那么情况就有些不堪设想。尸体是经过严密的搜索之后才埋下去的,一批正常的旅行者中死了一个人,其他成员会有什么反应?肯定会惊慌失措的离开这里,找人或者报案。   但是这样的情况没有出现,那十几名旅行者,包括雷英雄和雷朵,都无影无踪,连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。  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,不可能会这样,只能说,这十几个旅行者,遭遇到未知的意外,他们没有任何主动权了,在死去了一个成员之后,其余的人彻底的消失。   “带旅行团过去的向导,有什么问题没?”我想了想,就问张猴子,按正常判断,那些外来的旅行者人生地不熟,不可能自己到处乱跑,除非是向导带路,有意引他们进去。   但是张猴子说,带队的向导有两个,很正常,做这种私下拉团的活已经有几年了,从来没有出过事,这两个人的背景张猴子调查过,普通人。而且一直到现在为止,两个向导也没有任何消息,很可能是跟着旅行者们一起出现了意外。   “卫老板,没辙了。”张猴子可能对现在的情况也很头疼,无奈的跟我说:“只能在这里耗上了,尽力找下去,我带的人手不够,会从长沙那边再叫一批人过来。”   “等着,我过去看看。”我知道了这样的情况就无法再淡然的呆着,毕竟一个是我的未婚妻,一个是我未来的老丈人。   “卫老板,你觉得,要不要跟师爷说一说,让他给帮帮忙?”张猴子和我商量,因为手下得用的伙计几乎没有,做做生意还行,一旦要去未知环境里探查未知情况,就显得紧张。对于小胡子,张猴子一直都很佩服,这时候就想让我把小胡子给拉过来。   原来不仅仅是我,其他人可能也有那种强烈的念头,只要小胡子在,会让人觉得安心。   “我先过去看看再说。”   挂掉电话之后,我默默的坐了半天,十几个人,还包括两个熟悉环境的向导,就这样凭空的不见了?这是怎么回事?   我催促下面那些伙计手脚麻利一些,然后第二天就匆匆踏上了行程。张猴子亲自去接我们,双方碰头之后,又详细的说了下这里的情况,我叫他马上带我到出事的地点去。 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广阔的林子,和之前的开阳老林相比,这里仿佛显得更有活力,植被茂盛到不可想象,但是同时,它又显得更深邃,仿佛是一片无边的深海。林子绿的太浓重了,在地表上形成一大片毯子一般的植被层,遮盖住了迭起的山峦和河流。   “卫老板,这里太大了。”张猴子站在旁边向前指了一下,说:“从这里进入林子一直走,会通到缅甸去。”   “进。”我看了几眼,就转头对张猴子说:“让伙计去找向导。”   在等待向导期间,张猴子带我四处看了看,按照我们这个方向走下去,会到缅甸东部的密支那。这片无边无际的林子是个禁区,因为保持着高度的原生态,所以人进去之后生存率会大大降低。过去,从缅甸那边贩玉的人很多,但没有谁会从这里通行。   “卫老板,你觉得,我们能行吗?”张猴子有点忐忑:“走玉的人都不敢从这里过。”   “不行也得行。”   我斜眼看着张猴子,那种眼神把他看的心里发毛,他赶紧跟我解释他对雷英雄绝对的忠诚,没有任何意思想把雷英雄陷在这里然后自己上位。   向导最终被找来了,是个三十六七岁的汉族男人,叫耿长根,敢到这里做向导的人胆子都很大,不过耿长根看到我们的阵势之后,就有点不自在,他搞不清楚我们是干什么的。   “价钱都说好了吧?带我们进这片林子。”   “老板,先前你们不是这么说的。”耿长根当即就想打退堂鼓。   “跟它说去。”张猴子有点不耐烦了,因为耿长根的样子显得非常为难,却给人一种借机敲诈的神情,张猴子甩手就扔过去一扎钞票,耿长根手忙脚乱的接住,捏着票子的厚度,他的神情果然马上又变了。   但是他仍然有自己的底线,他说只能把我们带进去大概两天的路程,因为后面的路他从来没有走过。如果我们还要坚持,他宁可不挣这笔钱。   而且他低声告诉我和张猴子,进去两天已经犯了他爷爷的忌讳,如果被家里人知道,他爷爷会敲断他的腿。   “老板。”耿长根把钞票严严实实的塞在身上,然后扭头看看林子,对我们说:“这片林子会吃人。”   “怎么说?”   “老板,不是我吓唬你们,你们是外来的人,不知道这片林子的事,如果知道了,可能你们就不这么想进林子了。”   耿长根说了一些关于这里的事情,具体说,是关于他爷爷的往事。   他爷爷过去曾在国军里服役,不过没有打过一场正经的仗,当耿长根听他爷爷讲起这些事的时候,已经距离事发时间很久很久,不过老头儿清楚的记得前后的过程。   他所在的部队,是国军新三十师工兵营。进入这片通往缅甸的林子,是因为当时中美准备联合进行密支那战役。最初的作战计划是由中方制定的,他们打算两面包抄,从云南西部和缅甸南部同时进攻密支那。新三十师是这次战役的主力部队,为了保持行军的通畅和速度,工兵营在作战部队进发之前就进入这里,扫清沿途的一切障碍,开辟一条路。   耿长根的爷爷当时就在工兵营服役,就在工兵营将要进入这里的时候,他突然就犯了疟疾,很严重,整个人都几乎要脱水了。看着他犯病时的惨状,其他人表现出同情,但是事后,耿长根的爷爷觉得,真正应该被同情的,其实是他们。   当时上面下达的是死命令,不允许有任何情况拖延任务,伤病员被留下。不过工兵营在之前一直处于待命状态,所以整个营只有耿长根爷爷一个伤号。他被留下之后,部队进发。工兵营不是满编,但有将近三百个人。   这将近三百个人进入这里之后,没有完成任务,因为他们全都不见了,或者说消失了。上面急的要死,就准备让八十八团自己趟路过去。然而在这个时候,美方临时调整了作战计划,舍弃了这条行军路线。   之后,密支那战役取得胜利(说是胜利,其实只是把日本人从密支那赶走了,因为中美联军伤亡的人数大概是日军的一倍),那个消失在密林深处的工兵营,重新引起了上面的关注,经过一系列寻找,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结果。   事情就很奇怪,在这片密林中,三百人的队伍,就算全都死了,也不会不留一点痕迹,但是事实就是这样,整个工兵营无影无踪,无比的彻底,不仅仅人员不见了,他们的武器,装备,物资也都如同蒸发了一样。   作为这个工兵营唯一的一名幸存者,耿长根的爷爷很有些大难不死的感觉。至于那个消失的工兵营,逐渐被世人遗忘了,虽然经过一系列的寻找和调查,但没有最终结果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去了那里,究竟有什么遭遇。   “老板,所以说,我只能带你们走两天的路。”   耿长根的讲述无疑触动了我的神经,消失的工兵营,消失的旅行者,他们之间的遭遇,有什么关联吗? ☆、第三章 烟头   也正是因为耿长根的讲述,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,旅行者出现的意外,仿佛并非偶然,也并非独例,在几十年前,就已经有比他们人数更多,更专业的队伍消失在这片密林中,永远的消失。   这种想法让我很迷茫,如果耿长根的爷爷没有信口开河的话,那么这支部队消失的过程,就很像他们触动了古羌人圣物之后产生的结果。我不知道这片密林中隐藏着什么危机,然而当我看着它的时候,就不由自主的在想,古羌人或者象雄人,也曾经涉足过这里吗?   这个可能性其实不大,因为古羌人和象雄人的活动范围,距离这里有万里之遥,但是目前没有任何根据可以否定这些判断。   想着想着,我头上就开始冒冷汗。   “现在就动身,马上。”我立即对张猴子小声说:“带我到发现尸体的地方去。”   等我亲身进入了这片密林,才知道什么叫做举步维艰。因为从来没有人在这里通行过,所以也就没有路这个概念,走不过去的地方需要人一点点的手动清除。张猴子他们之前过去的时候就费了很大的劲儿,不过有耿长根在,情况好了一些。他带着一把笨拙但是非常锋利的大砍刀,把挡在前面的荆棘和藤蔓全部砍掉。   “这里不久前有人走过?”耿长根看着张猴子之前开辟出的很不专业的通道就流露出疑惑。   我们朝着正西的方向走,这个月份里,气候已经非常炎热了,密林遮蔽了阳光,但是仍然闷热的要死,让人恨不得把身上的皮都扒掉透透气。我们动身的时间有点晚,当天肯定是到不了目的地。这里的蚊子很凶,一只蚊子几乎能嘬掉一口血,晚上休息的时候,耿长根揪了一些草,在旁边点燃了熏,才算好一点。   第二天,我们就到了之前发现尸体的地方。我和张猴子单独过去,把耿长根和其他伙计留在后面。尸体被就地埋回了原处,我们两个带着洒了酒精的口罩开始刨。土层一刨开,那种臭到让人吐出苦胆的臭味就开始朝外飘,隔着口罩都挡不住。   我来的太晚了,等尸体被刨出来的时候,已经烂到没人样,尸体本身看不出什么东西,外面的衣服浸着一片发黄的尸水印。比这恶心的东西我也见过,对这个几乎免疫。我很小心的在周围找,想看看有没有那些像象雄遗址石块之类的东西。   但是这附近已经被张猴子他们很仔细的找过一遍,没有更多的发现。我不得不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恶心人的尸体。   “衣服应该是在云南本地买的蜡染,鞋子是骆驼的户外产品,上千块钱一双,本地人不会买这种鞋子穿。”   我也有这种感觉,这具尸体,绝不是当地人,他更像一个旅行者。   “应该不是圣物启动后产生的后果,至少,不在这个范围内。”   我们又把尸体原地埋了,招呼队伍过来。耿长根过来的时候再次跟我们表示,他最多再朝前带我们走一天,他前一次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两年前,和人一起挖茯苓和土三七,张猴子加钱他也不肯。我心说算了,他自己都没走过的路,就算拿枪顶着他走,也不会比我们更熟悉多少。   接下来一天,耿长根很尽职,把大砍刀舞的呼呼生风,其实只是两天的路,我们还没有真正完全深入这片通往缅甸的密林。最终,我没有强留他,放他回去了。耿长根表示感谢,留下了他的刀给我们开路用,而且他临走的时候又告诫我们,再朝前走,可能会有不可预见的危险,让我们三思。   耿长根走了,当天露营的时候,我们学着他的样子,揪了那种可以驱虫的草点燃。张猴子抽着烟凑到我旁边,我交代了他一些事情,两个人就都不说话了,使劲抽烟。等到半包烟下去,张猴子就问我:“卫老板,你觉得这个事情会是怎么样的情况?”   张猴子知道一些关于古羌人圣物的事,然而我自己想了这么久,有点排除这个想法。第一个,旅行者消失的情况和小胡子他们有区别,第二个,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的现象,雷英雄真的这么倒霉?被圣物碎片带到人民公社时代放了那么久的羊,一转脸就又被碎片弄走了?   除非,除非是雷英雄自己愿意,或者说他隐瞒了什么。但是这也不太可能,如果他真的隐瞒了什么,完全可以自己悄悄的去做,没有必要把雷朵也牵连进去。   我们完全要靠自己了,从第二天开始,队伍就艰难的在密林中跋涉。在这个地方只要闭上眼睛转几圈,再睁眼的时候完全会认不清方向,更关键的是,林子这么大,我们只有这些人,该怎么朝下找?   队伍大概在这里走了有四天多时间,我的身体没问题,因为这两年期间,时常都在锻炼,但是心理上的负担就越来越重。我是那种一有事就会完全陷进去的人,而且想的很多。我在做各种猜测,这时候,张猴子就在旁边碰了碰我,然后弯腰捡起了一个东西。   这是个烟头,却让我和张猴子马上就兴奋起来,因为这个烟头绝对不是我们队伍里的人丢弃的。烟头燃烧的很充分,有烟丝的地方包括烟卷上的商标都烧尽了,分辨不出是什么牌子。烟头被丢弃了估计好几天,外面让露水浸湿,我轻轻剥开它,微黄的过滤嘴前面,有一圈很细小的黑点。   这是活性炭,过滤焦油用的。从这个烟头上看不出太多的情况,但是可以肯定,就在不久之前,有人涉足过这里,丢下了这个烟头。   “是那些旅行者?”张猴子张口就问。   “如果是他们,那只能说他们着魔了。”我马上就在四周继续寻找:“刚进林子的时候已经死了人,他们还会一个劲的朝里面走?”   烟头可能是被人无意丢弃的,我找了很久,都没有再发现什么。然而通过这个烟头,我就隐隐的觉得,我们这几天的瞎走瞎撞,好像真的找对了方向,最起码,和丢烟头的人走的是同一条路线。   “加快速度!朝前赶!”   队伍立即就出发了,而且这次出发之后,我们就发现了一些情况,茂密的植被间,明显有人动过,虽然没有像我们一样用砍刀开出一条路,但很扎眼,我们顿时找到了行进的方向和目标,一路顺着这些痕迹朝前走。   这些痕迹大概持续了有十几公里,在两座山之间的夹缝中就突然消失了,两边都是茫茫的山和无边无际的植被,站在这里,会让人觉得迷茫和没有方向。我朝山脚下看了看,一个比较熟悉这种环境的伙计就说,那里是一片沼泽,不深,却不能直接走过去,需要绕路。   “先过去。”我想过了这片夹缝之后,在对面或许还会有明显的痕迹可以尾随。   我们根据地形绕了个圈子,从一侧下山,然后朝对面赶过去。这里的降水量很丰富,在山脚植被稍稀疏的地方,土层被雨水不断冲刷着,同时又堆积起一层很疏松的土层,这种土层的表面被阳光晒干,像一块巨大的饼干,一脚踩下去就会踩出一个洞。   这样的路根本就走不成,只能再次避开,又绕出去一段之后,才踩到了比较坚实的土层上。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伙计在疏松土的边缘处一脚踩空了,旁边的人拉他,但是他就紧张的说,自己的脚在下面被什么东西卡住了。   别人都帮不上忙,只有这个伙计自己慢慢的调整,过了一会儿才拔出了被卡住的脚。我问他下面是什么东西,他说不清楚。   我们缺乏线索,所以对任何异常的情况都不能放过,我就叫人把这里挖开,看看下面究竟是什么。   土层松软,非常好挖,很快,下面的东西就被挖出来了。从它露出土层的一部分来看,应该是个笼子。笼子是铁条焊接的,拇指那么粗,锈的不像样子。   “拉上来,看看笼子里是什么。”   几个伙计在铁条上绑了绳子,硬生生把笼子给拖了出来。但是笼子是空的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我用刀子刮掉了上面的铁锈,张猴子用铲子在铁条上敲了几下,他说这不是钢筋,应该是普通的熟铁。   笼子被平放在地面上,大概有六七十厘米高,把它竖起来的话,估计有一米多一点。   “这个地方,怎么会有这种铁笼子,是谁带过来的?”张猴子朝四周看了看,这个笼子被丢在这里肯定不止三五个月,它不是丢烟头的人带上来的。   “先不说这是谁带来的。”我拿刀子在笼子外敲了敲,说:“你不觉的奇怪吗,这样的笼子,是用来装什么东西的?”   这个笼子给人的第一感觉,应该是用来装活物的,但是它的体积很奇怪,用来装一只狗都嫌挤。然而笼子所用的铁条这么粗,就让我觉得,它不仅用来装活物,而且是用来装很凶猛的活物。 ☆、第四章 绿尸体   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怪异的笼子让我头皮一点点的发麻。而且对眼前这片茂密的丛林,产生了新的看法。这里不是从来无人涉足的一片原始密林,有人来过,至少有几批人来过,包括那一整支消失在这里的部队。   “这会不会是工兵营丢下的东西?”张猴子也在伸手比划着眼前的笼子,但是笼子锈的面目全非,已经难以判定它被丢弃的具体时间了。   我也不知道几十年前的工兵部队在作业时需要不需要这种东西,但是总觉得笼子和工兵的任务之间搭不上任何关系。之前耿长根在闲谈的时候也提过,有胆子大的人,会到这边的边境丛林里偷猎印度支那虎,不过偷猎的人不会把整只虎带走,他们常常就地肢解虎尸,只拿有用的东西,用不着这样的笼子。   “走吧。”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围绕一只笼子展开推测和联想,只有全力追上前面丢弃烟头的人,才跟我们的目的有关。   但是这只怪异笼子的出现,让整片密林又披上了一层神秘且阴森的阴云,这些伙计们都更加小心,我们走到了对面的山上,不过之前的痕迹到了这里就不见了。我打量四周的环境,丢弃烟头的人估计不会单枪匹马闯进来,他们应该是一个团队,否则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,他们可能从一片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地域深入了,所以我们找不到什么痕迹。   我们走的不是直线路程,不过大致是一直向西的,张猴子问我,接下来该怎么办,如果按制式地图估计一下的话,再向西一百四十多公里之后,就会离开国境线。   而此刻,我们已经完全置身在这片密林的最深处了,前后左右都是茫茫的山和林海。我只想了一下就对他说,继续找下去。   并不是我愿意再进行冒险,其实这两年里,那种平静平淡的生活虽然让人乏味,但是那才是正常人所过的生活,至少不用每天入睡之前去担心会不会看不到明早的太阳。   只是我不愿意再失去,就算付出再多的代价,也不愿失去,尤其是那些在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。因为我失去过,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痛,以至于到现在想起来,还忍不住眼睛发酸,心脏隐痛。   这种失去的感觉,不好形容,而且任何旁观者都不可能理解这样的心情和感受。就好像看见别人家死人了,可能旁观者会感觉难过,但却不会像死者的家人那样难过。   我让队伍里的伙计有计划的散开,在周围依次寻找可能存在的人为痕迹。但是之前丢弃烟头的人仿佛调整了行进的方式,他们不想留下太多的行进痕迹,尽管是在这种几乎不可能存在人迹的地方,这些人依然逐渐的小心起来。我们用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,终于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几段被折断的树枝,顺着这些树枝,我们发现一片草皮上遗留的脚印。   脚印只有一个,是草皮上一块很松软的地方留下的,好在这几天一直没有降雨,脚印遗留了下来。   “雷爷被人绑了?”张猴子猜测着对我说:“如果不是被迫的,那些旅行者不可能一路走到这里。”   我看着脚印在思考,雷英雄这种人,在过去的崛起中不可能不得罪人,如果说他洗手之后遭到报复,我一点不觉得奇怪。但是许晚亭还有杜青衣那帮人死掉了,雷英雄虽然在盘龙山折损了家底,但仍然没有倒下,谁敢打他的主意?   退一步讲,即便雷英雄被报复,那么报复者的动作不会这么大,一下子把不相干的十几个人全都按住,而且他们没必要费这么大力气,直接在林子里毙掉雷英雄就算完事。   我不知道旅行者和这个脚印的主人之间,是否存在一定的联系,但是根据张猴子的推测,我做出一个判断。   如果说雷英雄真的是被某些人绑走的话,那么那些人的目的其实并不单单是雷英雄一个人,而是整个旅行团。雷英雄只不过是参加了这个旅行者的队伍才发生意外,如果他此刻还呆在长沙的家里喝茶,那么这些事情估计就不会发生。   当然,这些只是推测,因为我们没有其它更多的线索。   因为这个脚印的出现,让我觉得,一直到目前为止,我们行进的路线还是基本正确的。接下来的路就走的比较慢了,这么大的密林,要全力寻找之前的人留下的痕迹,才能尽力避免把对方跟丢。   尽管丢弃烟头的人有意隐蔽了他们的前进路线,但是在这样的地方,想彻底清除所有的痕迹,比较困难,除非是猛然落下一场大雨,把一切冲刷的干干净净。所以我们走的比较慢,不过一直都在沿着那些不显眼的痕迹在走。   到了当天晚上的时候,两个伙计在行进途中发现了一点情况。因为他们都是吃土饭的人,所以对土层上的变化很敏感,他们在一棵婆罗双下发现了一片被反填回去的土。这些土被反填回去的时间不会太长,至多在半个月之内。   也就是说,就在半个月之间,有人挖开了这片土,之后又把土填了回去。至于他们在挖什么,目前还不知道。   两个伙计把情况跟我们说了,然后张猴子就问我要不要再挖开看看。按照这些伙计的习惯,看见回填土是不会染指的,因为值钱的东西已经被人提前带走了。但现在跟下坑找货根本不是一回事,我就让他们试着去挖。   回填土很松,但是泥土非常潮,几个伙计在手电的照射下小心的挖着,我们在旁边看。一铲子下去,翻出来的就是粗大到不可想象的蚯蚓和叫不上名字的虫子。挖到一米多深的时候,伙计的铲子就勾上来一大坨东西。   东西被甩到坑上,花里胡哨的一团,根本看不出是什么。张猴子用水稍稍冲掉了上面的泥土,然后用刀子拨着这团东西看,看了几分钟,我们就看出一些端倪。   这一团东西不是一个整体,是好几个玩意儿被粘成了一团,泛着一种和铜锈一样的绿色。一个边长十五厘米左右的铁盒子,一只扁平的壶,像水壶,还有一支已经看不出型号的枪,其余的东西,已经烂到无法分辨。   “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?”张猴子疑惑的问我,我只能勉强分辨出,这好像是一套装备。   “这个......”一个伙计站在后面,拿着手电对着那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试探着跟我们说:“这个好像是鲁德丛林急救药箱。”   “什么?什么鲁德什么箱?”   这个伙计可能平时对这些玩意比较感兴趣,经常在网上看相关的资料。他说,这个东西离现在已经很久了,是二战期间美国装备在部队的一种应急药箱,装备这种药箱的基本上都是远征东南亚和太平洋诸岛的部队,药箱是专门根据丛林作战需要研制的。   “还有这支枪。”伙计蹲下来,用树枝来回翻着那支已经锈成一坨的枪,说:“锈的太厉害,不过根据外形看,有点象M3冲锋枪。”   和丛林药箱一样,这种枪也是美国研发生产的,生产厂家是通用汽车公司,生产阶段在二战期间,据说一共造了几十万支。   “这是美国人丢下的东西?”   “很难说。”伙计否定了这个说法,因为药箱和冲锋枪虽然是美国制造,也有美国部队在用,但是二战期间,英国人还有很少一部分中国远征军也用了鲁德丛林急救药箱。至于那种M3冲锋枪,范围就更广了,美国人在用,英国人在用,欧洲的德占区游击队在用,甚至一些日本人都在用。   单从这些装备上来看,无法判定其主人的身份。   这团烂装备的出现,完全超乎了我的意料,也让我感觉陌生,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它都距离我,距离现在太远了。   我们在看这团装备的时候,那边的伙计仍然在挖,很短的时间里,他们又挖出了一些东西,具体说,是一些散乱的骨头。队伍里的伙计对骨头,尤其是人骨头相当有研究,因为时常都会在坑里见到。所以他们挖出了一些骨头后,就断定这是人骨。   但是这些人骨,有一点让人毛骨茸然的感觉。   它们可能是在被挖出来的时候拆散了,凌乱的埋进坑里,骨头上的肌肉组织早烂光了,而骨头本身,不知道什么原因,和那团烂装备一样,骨头上到处长着一片又一片惨绿惨绿的斑。有人把所有挖出来的骨头拼到一起,地面上就多了一架绿森森的骨架。   骨架的骨头几乎都在,说明这个人直接死在这里,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,一点点被埋入了地下。   “他老婆偷人了?连骨头都成绿的了,死的真狠。”  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只知道他肯定死了很久,如果不是被人挖出来,可能永远都没有得见天日的机会。   “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。”这时候,之前发话的伙计在那团烂装备里倒腾了片刻,突然就转头对我们说:“这些装备如果是他的话,那么我知道他的身份。” ☆、第五章 血迹   伙计的话马上把我们吸引了过去,张猴子紧走了几步,到他面前低声呵斥道:“你怎么可能知道?这都死了多少年了,你能知道?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嚼舌头。”   这个伙计比较老实,张猴子这么一说,他就不敢再开口了。我看他之前说的那个什么丛林急救箱和冲锋枪的时候比较靠谱,显然是有相关的知识,所以就拉开张猴子,让他说下去。   “卫老板。”伙计看看我,有点为难